首页 资讯聚焦 中马友好 投资招商 地产置业 第二家园 科教文化 人文旅游 大马生活

 

你抗拒得了凤凰饼家的诱惑吗?

发布时间: 2017-10-30 |来源: 瑞麟集团 | 佚名 |责任编辑: 沈晔

晌午时分,热带地区的骄阳炙烤着茨厂街,作为吉隆坡地标之一的茨厂街在游人的怂恿下,发出阵阵烦躁不安的低吼声。

顶棚下人头攒动,摩肩接踵,游客来来往往,体验着茨厂街的乱中有序,真假难分。

“妈妈明明记得是在这儿附近,怎么看不见呢?”晓芙牵着儿子的手,老公阿贤抱着女儿,二人在大太阳底下,寻觅当年凤凰于飞时的见证。

“你妈妈当年也真是固执得像磐石,非要老远从龙溪跑到这儿来订购嫁女饼!”阿贤举目四望,试图寻觅甜蜜往事的泉眼。

“妈妈,看,凤凰饼家的招牌!”儿子嚷了起来。晓芙抬望眼,长吁一声,四个醒目的红色大字赫然雄踞骑楼之上。

“由这儿进入!由这儿进入!”儿子像发现新大陆似的,手指着店家特意腾出的一道窄窄的,让顾客进入的过道。

一家有着过百年悠久历史的老字号,用厚重的积淀,熟悉的味道,顺口的店名,呼唤食客,锁住记忆。一路走来,凤凰饼家用古早味见证了马来亚茨厂街的发展、独立后茨厂街的转变。人们记住了吉隆坡这个大都市的变迁,也记住了凤凰饼家这个老字号的蜕变。她是这座城市的一部分,一个无法抹去的印记,更是一个无法切割出去的文化载体。

沿着岁月河川逶迤前行,凤凰饼家的味道始终徘徊在我们这些在中马出生,成长,并年华老去的人的记忆里。老婆饼、咸蛋酥、椰子塔、皮蛋酥、盲公饼、光酥饼、杏仁饼、马蹄酥……多么熟悉的名字,多么怀念的饼香味。

上一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,乃至八十年代,吉隆坡周边的许多人家,闺女出阁时,皆跑到茨厂街凤凰饼家定制俗称“嫁女饼”的喜饼,以饼代替诚意,通知亲友。

喜饼分红黄两色,红者内裹红豆馅,黄者为莲蓉馅。收到红黄两个“嫁女饼”,声声恭喜,亲朋戚友喜滋滋吃着,内心默默祝福一对新人白头偕老。

“深植人心的传统养分,永不磨灭的口味,是金钱买不到的!”现任凤凰饼家老板陈汝顺——一个继承家族生意,矢言将其发扬光大的高个子男人是这么想的。

由曾祖父陈诚创办,传承到他手中,已经四代人了,他像守着一块碧玉般守着凤凰饼家。

早在1909年,曾祖父在中国广东省的老家门前摆卖莲蓉饼和豆沙饼,当时只是为了兴趣而做。渐渐地,每遇喜庆节日,不断有人上门订购糕饼,隨着需求量增多,声明远播,生意火红。后来。曾祖父飘洋过海来到马来亚,在茨厂街租了一个档口做饼,取名凤凰饼家。再后来,店主有意出让店面,爸爸陈国展將其买下来,从此奠定了凤凰饼家的基业。

取名“凤凰”,皆因它是鸟中最尊贵者,借此比喻糕饼的高品质。

如今,店里点心的种类已然增加至20多种。

每一次行经茨厂街,老顾客都不忘拐进凤凰饼家去,买一片杏仁饼,打包几块老婆饼,非为充饥,就为了那萦绕心头的古老味道。

如今,无论坐上双溪毛糯-加影捷运(MRT),甚或格拉那再也轻快铁干线(LRT Kelana Jaya Line),轻松抵达中央艺术坊站(PasarSeni),再走几步路,即可从容迈入茨厂街,一亲凤凰饼家的芳泽。掏腰包买下几钱传统味道,边逛茨厂街边吃光酥饼、叉烧包,那是百年老字号给予吉隆坡人最弥足珍贵的记忆,是华人传统美食教给吉隆坡人最舍弃不得的传承。

 

相关文章